最新消息:自创诗歌美文以及短篇小说为一体,为广大文学爱好者提供学习交流平台。

性爱细节过程久章 bl男男肉短文

爱情散文

“俊儿,我们走吧,你哥哥上来了。”邵冰决定给大儿子留下空间,其他人都离开了病房。

几分钟后,郑义华在一名女护士的带领下,来到了邵女士的病房。

女护士面带微笑,温和地说:“夫人她情况良好,只是还没有苏醒。”

郑义华的心在颤抖。他以为他能打开门看到他的母亲。

“进去吧,没有人会来打扰。”

他进去了,但他不知道这间病房被监视着,邵冰和一对孩子,还有清瑾,孤瑾成都坐在里面,他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他。

描写详细污
太紧了寡妇小说(图文无关)

站在里面,郑义华闻到一股淡淡的药味,夹杂着淡淡的玫瑰香。

这个房间像一个旅馆套间,装饰得很豪华。穿过客厅,他拉开一扇玻璃门,看见母亲躺在床上。

妈妈静静地躺在白色的床上,脸色很白,就像头上裹着的纱布一样白。

但在她白皙的脸上,长长的睫毛美丽地弯曲着,眉毛放松了,乌黑的嘴唇紧贴在笔直的鼻子下,仿佛她睡着了。

郑义华一手紧紧抓着包拿着,脸上的表情正在生动地变化着,眼睛慢慢地红了……

他走到病床前,低头看着她的脸。

小雪又嫩又白

“爸爸,我哥哥在哭。”邵可欣激动地捂着嘴,抽抽搭搭地说:“我猜我哥哥已经觉得他妈妈就是他自己的妈妈了。”

顾锦成抹了抹脸,不禁动容,“我也有这样的感觉。”

邵冰盯着屏幕,嘴唇紧紧地压着,心里的感情已经像开水一样沸腾了,升起的泡泡都挤在喉咙里了

儿子,我的大儿子!

一件普通的白衬衣,一条黑裤子,也能穿出模特的效果,长得还真是健康帅气。

痛苦,我的孩子。

邵兵一只手托着粗糙坚毅的下巴,深邃的眼里已漫起了一片模糊的水雾。

病房里,郑义华坐在床边。他抓住邵太太的一只手,轻轻地捂住脸。他的声音是哑的……

“妈妈,妈妈!我是华易!我来了,我坐飞机来看你。”

“爸爸!他给妈妈打过电话,是不是?”邵可欣激动地喊道。她可以通过她的嘴看到它,因为声音不是很清楚。

青衿也认同,激动得眼里都冒出了泪花,“真是母子连心啊,淑敏感应到了自己的亲生儿子,烨儿也感应到了她是自己的亲生母亲。”

“这小子,还真藏得住心思。”顾锦成勾唇笑了下。

邵冰抱着胳膊,嘴唇仍然闭着。他紧紧地盯着他妻子的脸。

 1 2 3 4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