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消息:自创诗歌美文以及短篇小说为一体,为广大文学爱好者提供学习交流平台。

两个人一左一右吸r肉 花液白灼

爱情散文

“好吧。”李雯轻呼一口气,何楠这么说,还能说什么。

“Beshu。”李文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。

“太好了,我们走吧!”何楠一阵狂喜,这时拉着李雯出门,拎着李雯出门,出门,上车后直接去音乐学院走。

音乐学院。

“何楠怎么还不回来?”何平老教授一阵焦急,在办公室里左顾右盼的道。

在办公室里,几位老教授面面相觑。

这时,从门外一个学生走了进来,敲了敲门,沉声的道,“先生,贝舒公子和米国音乐团的人,已经全部进了大礼堂,这会就等我们过去呢?”

楼梯上走一步顶一下
楼梯上走一步顶一下(图文无关)

几个人面面相觑了一眼,这会何平老教授额头微微冒汗,“不会是李文那,出了什么问题了吧?”

“嗯,我觉得这个人太骄傲了。我从来没见过他这么难以取悦!”

一个老教授气的呼吸发飘道。

“他有什么底气,能这样托大?”一个老教授托了托眼镜,一样不满的道,“希望他真有真才实学,能对付的了这个贝舒!”

“不求他有多强,能输的不那么丢脸,就算我烧高香了。”

老公把舌头伸进下面搅

看到几位老教授似乎都有不满,何平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“也许小李只是有事,脱身吧。”白燕叹了口气。

“没关系,我们走吧。”何平深吸了一口气,酝酿着一种情绪,“不能让美国人等,丢了我们中国人的脸。”

“过来。”

说着,何平带着这些人出发了。

礼堂里坐满了不下一千名学生,讲台两边坐着十几位金发碧眼的美国老教授。

在另一边,有一个大约36人的团队,其中包括贝奇,他们会轻蔑地看着整个礼堂。

“我不知道为什么马克先生要我来这样一个地方。真是浪费时间。”

“狗屎”。

“行了吧贝舒。”一个金发男孩这时手枕在脑后,懒洋洋的道,“就当是来履行一次了。”

“看,那些女孩看你的眼神,多么迷恋你。”

这男生吹了一个口哨的道。

贝舒撇了撇嘴,“我倒是觉得,他们恨不得想杀了我,约翰,这一次你去吧,我完全感觉不到这需要我出手。”

“ok,ok。”约翰耸了耸肩,表示无所谓。

“看到那些老外,表情那么高傲,真想揍一拳。”一个学生握紧了拳头,这让他很生气。

这是在中国的主场,这些人是不收敛的。

 1 2 3 4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