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消息:自创诗歌美文以及短篇小说为一体,为广大文学爱好者提供学习交流平台。

儿媳妇坐下来啊太深了 玉米地理的乱欲

格律诗

段奶奶观念还是比较传统,在她看来,赚钱是男人的事。女人的话,只需要待在家里,相夫教子的同时做好自己。

倏然,段奶奶的心思,大家全部明白了。

她想抱曾孙了。冯蓁蓁出去工作,她担心她耽误怀孕。

段奶奶的鄙夷和训斥,惹得段清缘的脸色一瞬间阴下多分,又抿唇沉默着。

生孩子有子嗣,说实话,这个问题,他从未考虑过。

他想,冯蓁蓁应该跟他一样,不曾考虑过……

确确实实,冯蓁蓁也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。而且她有自知之明,现在段清缘并不爱她。所以她觉得,他们没必要急着生育。

冯蓁蓁两颊早在不知不觉间变烫泛红,见段清缘不搭段奶奶腔,又调整自己,对段奶奶讲,“奶奶,本来清缘也非常反对我出去工作,是我态度执拗,只想在外锻炼磨砺,毕竟我还算年轻……”

冯蓁蓁说着说着,声音越来越虚、越来越小,模样也楚楚动人,生怕加重段奶奶的不开心。

玉米地理的乱欲
玉米地理的乱欲(图文无关)

段奶奶又收回目光,浅褐色的眸子盯着冯蓁蓁,一脸无奈的叹息,说:“蓁蓁啊,你也真是的。在家待得好好的,出去工作逞强干什么?趁年轻把孩子生了,有何不好?唉……”

段奶奶说完之后失落的低下头,继续吃饭。她忍心斥段清缘,但不忍心斥冯蓁蓁。冯蓁蓁讲自己还算年轻,意思就是暂且不想要孩子。她没法强迫,只能盼望自己的老身骨能够结实一点,再多活几年。

污污的文字长篇小说

对段奶奶的关心,并没有解决实际问题。忽然间,冯蓁蓁觉得有些难为情,目光低垂,看着饭碗。

段延正和周卫红的眉头也因为段奶奶提及的事情轻轻一拧。

是,段清缘和冯蓁蓁结婚两个多月了,应该一本正经的考虑要一个孩子了。在这小区,他们的同龄人早就抱上了孙子,就他们还没有。

可是,遗憾的是,现在冯蓁蓁的年龄确实还小,才十九岁,比段清缘少了整整六岁。

晚饭后段清缘率先回房,冯蓁蓁待在楼下,多陪了段奶奶一会儿。

八点多钟,等冯蓁蓁到三楼主卧时,段清缘正在书房里打游戏。游戏声音啪啪啦啦,很不热闹。

 1 2 3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