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消息:自创诗歌美文以及短篇小说为一体,为广大文学爱好者提供学习交流平台。

乡下结婚仪式小梅被脱光 人妇苏芬

情感美文

与谭一晨视频的第二天,我回到了邹北市外高桥保税区的别墅。

半个小时前,邹北城给我打电话,说事情已经进展,让我去他的房子和顾凕讨论。

我只是填下化妆,然后开到邹家北城,然而,邹北城装饰着伟大的风格别墅除了顾凕和自己,竟然还戴着南宫薰。

我有点吃惊,不禁问南公kaoru:“你为什么在这里?”你那天没告诉我你要专注于塔穆隆…这么快?”

文彦、南公kaoru长长地叹了口气,挥动着他的手:“别提了,今年的老婆儿子哪里有那么好追啊,软硬不硬不软我都用过了,谭美他就是不放手……我太无聊了,我来听你分析这个案子。”

rou
rou(图文无关)

追逐……追逐儿媳吗?晒黑…谭美吗?好像有点不对劲。

但是再一想,似乎没什么不对……我默默地把头转向一边。

碰巧当时,顾凕给南宫薰的想法:“薰,我认为你太礼貌,追追!就操他!塔穆伦太教条了,如果你对他撒谎,告诉他你怀了他的孩子,他会对你负责的!”

我冲出凕变成白色,所以好反驳他谭Mulong没有欺骗,也不说话,南宫薰连接。

同桌顶入

“你认为我没有试过他吗?”南宫kaoru一脸悲愤:“麻药、美药、汗药老娘都用过了,他妈的我什么时候都不会做!”

南宫薰不满两个句子,然后拉他的袖子,指着他手臂上的瘀伤和顾凕抱怨道:“昨晚,我成功地把小美…不,美女被绑在床上,裤子都快脱了,结果他竟然把绳子给我啪的一声!我的胳膊脱臼了,现在还疼呢!”

顾凕眉毛冥想了两秒钟,然后抬起头,南宫薰问道:“你的裤子还是裤子?”

“你不胡说八道吗?”南宫薰盯着顾凕没好气:“晚上TanMulong为什么我要穿裤子?”

呃…她的话太有道理了,我没有办法反驳。

“咳!一边邹北城终于听不下去了,光治好咳嗽两声信号南宫和顾凕闭嘴:“咱们谈论严肃的事情,好吗?我们以后再谈关系。”

听了这话,我忍不住插嘴纠正邹:“他们说的根本不是爱的问题,而是犯罪的问题。”

顾凕和南宫所有邪恶的笑,邹北城把我拉进了他的怀里,惩罚把一根手指我的额头。

南宫薰盯着我们看了两秒,然后扭头问顾凕:“他们洗牌当夫妇花所有的时间呢?”

顾凕沉重的点了点头,南宫薰白色握手时,悲伤道:“现在你可以明白为什么我不想来参加会议吗?”

 1 2 3 4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