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消息:自创诗歌美文以及短篇小说为一体,为广大文学爱好者提供学习交流平台。

嗯嗯啊啊啊好粗好骚啊 又黄又肉的小短文

友情文章

“三娘,是我,郑云,你在打电话吗?”花了好大劲才拨出电话号码的是三娘,可是我没想到的是,三娘除了开头一句话外,突然好象不接电话了,电话的结尾死一般的寂静。

“三娘,我是政治云。”我又说了一遍,但还是没有反应,我的心如死灰,不断地冷笑,最后说:“好吧,三娘你不要跟我说话。”

我正要挂电话,三娘终于开口了。

“小云……我在打电话。”三娘语气略带歉意。

不知为什么,前叫三娘准备了半天的话,这时竟如卡在了喉咙里,久久吐不出来。

我和同桌的故事污
污到水小说(图文无关)

“小云?三娘柔声问。

“三娘,光哥找我了,他说那笔钱是怎么回事?”我直接问。

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三娘显然在回避我的问题。

我沉默了一会儿,什么也没说,然后挂了电话,半个多小时后,医生来检查我的伤势,告诉我要好好休息,很快就可以痊愈了。

我随意的回答下来,看起来却并不开心,到现在我还没有确定下来到底是谁陷害了我,虽然有疑问,但是没有证据,所以继续下去,光哥肯定不会让我走的。

下面会湿的故事

果然,第二天,光哥带着人来到我的病房,他看着我狼狈的样子,嘴里不停地冷笑着。

“你想清楚了吗?”到底是谁让你干这事的?是不是和你上次被绑架有关?”光哥无情地问。

然而,面对这一系列的问题,我只能摇头,因为我不知道这一切。

“光哥,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也许我们之间有误会。”我是真诚的,显然不是鞠躬在这个时候,绝对不会有一个好结局。

听我的话,光哥想了一会儿,便问道:“上次,你去三娘山庄干什么?”

“喝。”我如实说。

“你身上带钱了吗?”你后来给三娘卡片了吗?总共400万。”弟弟广说。

“四百万?我突然醒来,三娘果然给了我一张卡片,她说一共是四百万,但我没有接受,而是还给了三娘。

“那是三娘给我的,不是我给钱三娘的。”我解释道。

光哥听了我的话,眼睛小眯着,盯着我说:“她给你吗?如果我很有趣呢?开卡人是你的名字,银行有你开卡的监控记录。你告诉我是她给你的?”

“光哥,我……”我赶紧解释,但光哥没有耐心继续听下去。

“你是不后悔的!看着他,别让他跑了!”

光哥离开了病房,不管我怎么喊,他都不会停一下。

 1 2 3 4 下一页